当前位置:深汕网 > 望鹏山·美文荟
花笺日志
2020-01-06 15:21 来源:《望鹏山》杂志

2018年3月7日 晴 桃花源游记之一

我去桃花源时,天气阴冷的下着小雨。满世界的梅花刚开歇,曾想着这会儿桃花源有十里桃花怒放,那些心中繁茂的盛况,往往只是向往。朋友岛主说,在这儿,你会坐观风云变幻的奇妙。

我也着实不为桃花而来,我没有选择桃花盛放时来,我却很高兴,因为我体味了桃花源最为本真的样子。

是的,这一方云水,是我最为喜欢的。在微雨中看水,撑一把小伞,踱步在小青石铺成的小径上,听雨点落在冒着油绿的树叶子上,悉悉邃邃的声音,直敲人心,那么些风烟俱净,没有一丝儿念想了,大概人在这种境地,便不求超脱,只需轻轻的呼吸。

凤河古渡是个传说,也有着看似斑驳的的小牌坊,有竖着传说的青石碑,有在雨中的铜铃,有泊岸的小舟,一湾的溪水,三江至此合流。那么一道孤线,不急,不慢,潺潺湲湲,仿佛为知我而来。我弯腰一掬,照见自己的心,然后河水清洌洌地从我指缝间跌落,一滴一滴,带着无尘。我想,这世上,大凡相遇,都是因缘而生。

凤河有渡,我当然是知道的,但我始终都没有登上渡船,我是想,让它静静的停靠,依依斜阳下,那是最美的韵味。

不说水的美,不说渡的因缘,就看看对岸的五龙峰吧,绵绵百里而来,峰峦叠嶂,仿佛一道绿屏,把凤河抱在怀里。亲近的白云缭绕其上,峰势落脉俯看凤河三江汇流处,时有白鹤、鹭鸶停峙,微风一吹,人就醉了。

“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这本是写杨州的诗句吧,此时人在画图中,竟忍不住吟了出来。古人真的智慧,每经往一处,都把诗作得那么贴切。曾有朋友对我说,桃花源有什么好去,一湾河水,几处陋屋,再就是疏落的那些桃花、竹林、杂树。是啊,我为什么会来,我来不为看山,也不为看水,我来,是为因缘故。

午餐是当地的时蔬,其他的我不想多吃,岛主是个盛情人,说难得来一次,自前几年前一直的在约,好不容易的来,是要酌些小酒的。可惜近年来我已不沾酒了。倒不是饮酒伤身,而是酒容易让我浮躁,容易让我忘乎所以,容易让我出手伤人,事佛之后,渐渐就戒了。这件事曾让一大帮以前每次回来都要一起喝到熏天醉地的好友们大失所望,每次一起,我都喝着白水,许是没有酒佐,情份淡薄了些,于是逐渐地便不约了。而此时此景,因是有了因缘,是啊,人生难得几回逢,所以小酌何妨?晚餐时就开了一瓶他珍藏了十几年的红酒,我对岛主说,纳兰性德 《缑山曲》有词:“浅酌劝君休尽醉,人间百岁酒初醒。”适可止乎止。为有酒兴,便有诗兴,遂有为桃花源杂咏十四首了。大凡我作诗,有时并不现场急就,或是因为怕草草而贻笑于人。席间三两人,有关桃花源故,一饮一吟,亦是快然自足矣。

餐后便随意走走,拣一处闲坐,坐观云起。不远处的渡铃,风轻轻一吹便叮叮当当的,我静静的坐着听,听风吹竹,竹拂风,一念而至,想人生百年,恍惚全在此呼吸间。在这闲坐了,仿佛我也坐成一丛竹,置身于这方亲切的泥土中。(文/何朝辉)

手机扫一扫打开当前界面

【编辑: 兰俊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