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汕网 > 望鹏山·美文荟
墨水外溢
2020-01-10 15:16 来源:《望鹏山》杂志

前几天,一滴墨水不小心跳上洁白的衬衫。前襟一片如画水墨。

看着看着,我把这小块水墨画看成了一只游动的墨鱼。

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品尝过墨鱼的美味,然,领教过墨鱼机智劲儿的就没几人了。

存在即合理。墨鱼的墨也这理。

据说,当墨鱼遇敌侵袭时,其腹腔的墨囊会本能而迅速地喷出一团黑墨,当黑墨在海水里漫开的同时,墨鱼借着这团墨黑溜之大吉。故称墨鱼是海洋动物头足类最杰出的放烟幕专家,其另名“乌贼”应来源于此吧。

受墨鱼喷墨的启发,过去乃至当今,人类在海陆战役中,也常利用烟罐、烟手榴弹等以烟幕来掩护自己、迷惑敌人。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今日的烟幕有着更广泛更重要的功能:以某些化学物质配制成特种颜料,通过放烟器绽放出美妙绚丽、形状奇特的烟幕来美化某些场景、实现某种特定效果;航用军用等特种烟幕能起到反雷达、反红外探测器的作用,以确保航空或国防安全。。。

而墨水到一个人的肚子里,就成了“文化”。

一些文人墨客作画、书法时,习惯于用牙齿轻咬、润软已粘结的毛笔尖,于是,墨水或多或少会漫落唇齿间。“喝墨水”比喻一个人有文化想必就因此而来了。

如今,在老百姓家里、在行政商务办公室,很少见到墨水瓶了,小孩子也不再临摹钢笔字帖了,能书写一手漂亮字儿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但也有一部分人,一直离不开钢笔。这些人多数出生于七十年代以前,也是那些时代烙印不灭的特征与情怀。

家里有个抽屉,用于收纳旧物。钢笔似乎占了不小空间。有全新的、还能用的,坏了的。也不是刻意收藏,只是不舍丢弃。或许是随着岁数渐增,真正能借以记念青春的本来就不多吧。。。

感激庞中华。

感激“庞中华时期”带给自己的蜕变。从第一次手握钢笔——还记得是一支小小的美工笔,之后就惊喜地爱上写字的安静与自信:清冷而圆滑的钢笔杆子、流畅而凌厉的笔尖露锋、稿纸与笔锋“沙沙沙”的轻微摩擦声。。都让我着迷。

社会发展到今天,圆珠笔、碳素笔、签字笔、中性笔、电子笔。。。手机、台式电脑、平板笔记本都能完成书写的需要。

只是当夜深人静时,当坦诚自我面对时,当只言片语需要记录时,一只钢笔的无声陪伴,一笔一划的“沙沙”过程,

那便是心底最温柔最自在也是最快乐的时光吧。

今天,笨拙的自己依然会稍不注意就墨染衣衫或双手,只是不再有年少时的厌烦和自责,反而多了几分痴笑与怀念。(文/阿曼

手机扫一扫打开当前界面

【编辑: 兰俊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